澳门金沙网上注册网站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黄颖

2019-02-11 18: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法德签署旨在加强两国合作的《亚琛条约》才半个月,就因“北溪2号线天然气管道项目”(以下简称为“北溪2号”Nord Stream 2)再现分歧。
2月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决定不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出席于2月15至17日召开的慕尼黑安全峰会。尽管爱丽舍宫表示这一决定无关欧盟内部就“北溪2号”项目的争论,而是为了专注于应对国内的“黄背心”抗议危机,但也不能排除这一决定与德法两国在“北溪2号”项目上的分歧有关。
今年1月22日,德法两国首脑默克尔与马克龙在两国边境城市亚琛签署了《德国和法国关于合作和一体化的条约》,即《亚琛条约》,旨在加强两国在政治、经济和外交与安全事务上的合作,携手建立一个强大的欧洲。56年前的1月22日,德法签署了一份象征两国全面和解的合作条约——《爱丽舍条约》,这一条约为欧洲一体化最重要的发动机——“德法轴心”的形成奠定了契约基础。因此,不少学者将《亚琛条约》视为《爱丽舍条约》2.0,但也有一些学者认为这一协议的签署是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德法间在“北溪2号”上的分歧似乎证实了这种看法。
德法同床异梦
美国从始至终对“北溪2号”项目持强烈反对态度,指责德国无视盟友的利益,让能源沦为俄罗斯制衡欧洲的一个重要政治工具。马克龙则以不想过度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以及损害个别欧盟国家的利益为由,决定将在欧盟投票表决中对该项目投反对票。反对这个项目,即反对这个项目的支持者和获益者——德国,这无疑会对当前德法密切伙伴关系带来沉重打击。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2月8日欧盟成员国就“北溪2号”达成了一致,决定将对欧盟的天然气法规进行修改,对项目制定更严格的规定,同时确保项目本身不受威胁,希望借此达到欧盟对管道的主控权,降低对俄罗斯的依赖。既然法国没有直接否决这个项目,主张修订法规来完善各方利益,那么德国也必须接受修订欧盟天然气法规的条件。从目前来看,德法双方都做出了妥协,但是对项目未来发展不能过于乐观,不排除修改后的法规将对该项目的实施产生严重后果。
从德法两国在该项目上的分歧可以看出,两国在能源问题上有着不同的国情和立场。法国主要依赖核能发电,据2017年数据,法国共有19个运行的核电站,58个核电反应堆,提供了法国所有电力的75%以上,所以法国的电价在欧洲范围内是最便宜的,也是世界上工业和民用电价最低的国家之一。
与法国不同,德国的工业和民用电费均位于全球前10位。继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德国决定放弃核电,致力于开发可再生能源,如风电和太阳能,来应对能源转型成本高的问题,但是可再生能源属于间歇性能源,德国需要稳固可靠的基载电力来确保能源供应安全。
自乌克兰危机以来,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损害了欧洲国家能源部门的利益,首当其冲的便是德国,德国的国情不允许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长期以来,德国能源供应严重依赖进口,其中90%的天然气来自进口。通过“北溪2号”项目,德国可以从俄罗斯直接获得天然气,实现德国能源采购多元化,缓解其能源转型的问题和挑战,确保和提高能源供应的安全性。
而这一项目对法国而言远没有那么重要。法国在这个争议中更多地是扮演一个裁判的角色,一方面,这条从俄罗斯经波罗的海至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工程不会影响法国的能源供应;另一方面,法国没有如乌克兰、波兰、捷克、波罗的海三国等中东欧国家对该项目带来的安全威胁的顾虑。实际上,德国在这一问题上是孤立的,倒不是因为法国的反对,而是因为德国没有充分考虑欧盟其它成员国的利益。
其实,除了这个项目之外,2018下半年两国之间还有一个争端。去年6月,德国当选为2019/2020年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考虑到英国将脱离欧盟,法国将成为欧盟内部唯一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5月,默克尔坚决主张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欧盟化,暗示法国应让出常任理事国席位,借此推动欧盟入常,帮助欧洲走出危机。11月底,德国财政部长肖尔茨公开呼吁法国放弃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将其变为欧盟席位,从而让欧盟在世界舞台上更好的发声。这一言论立即遭到了法国的强烈反对,并从法理上阐明了欧盟作为非国家组织无法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12月底,德国外长马斯强调,当前安理会的结构过时了,为了更好地体现当今世界力量的平衡,德国将会争取一个扩大的联合国安理会。
从总理、财政部长再到外交部长的连番外交攻势,无论是推动欧盟入常,还是德国自己谋求入常,都彰显了其谋求政治大国地位的雄心,并不惜以牺牲法国盟友的权力地位为代价。当然,法国不会蠢到放弃常任理事国席位,削弱其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更大的问题是,德国政府明知难以实现,却仍要涉险。可见,德法两国的密切关系实乃同床异梦。
“攘外必先安内”
不可否认,法德关系的平稳发展,将有利于确保欧盟内部的稳定,带领欧盟改革并走出危机。虽然两国都有意让欧洲再次强大,共同推动欧盟一体化,但出发点肯定是为了更好实现各自国家的利益,所以两国之间各有各的打算。
“德法轴心”发挥作用的前提应至少包括三个层面:首先是内政层面,内政不稳会极大地限制国家的外交行为和政治家的外交决策,两国内部的民粹实力不容小觑,德法两国都需将安内摆在首要位置,此乃深化欧盟一体化发展的必要条件。
其次是两国关系层面。两国利益若在关键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的话,双方必须达成妥协。在法国总统提出“欧改计划”后,德国的反应被形容为“抽丝剥茧”。在欧盟机构改革、难民移民政策以及外交防务等方面的分歧尚可协调,双方存在的主要分歧则集中在欧元区改革上。改革可以,但不能绑架德国的国家利益。
第三个前提则是在欧盟层面,德法在携手推动欧盟一体化发展的同时,不可忽视其它成员国的利益,得不到成员国的响应,深入发展欧盟一体化同样无济于事。面对内忧外患的欧盟,在难民危机、安全危机、经济危机和民粹势力蔓延等问题上,各成员国需要进一步协商,努力从欧盟层面找到解决危机的突破口。
然而,在德国政府经历了组阁危机,大政党支持率遭遇滑铁卢之后,德国对欧盟改革的推动力不断下降,重启的“德法轴心”也是步履蹒跚。去年12月初,默克尔不再担任基民盟党主席,其国内权力地位的弱化不可避免地会连累其在欧盟的地位。2018年底在法国爆发的“黄背心”运动也反映了马克龙的国内改革举步维艰,以致其政治前途风雨飘摇。此外,默克尔表示不再寻求连任德国总理,最多撑到2021年10月德国大选前,之后欧盟未来的领导力和行动力也将是未知数。
欧盟何去何从?
2019年上半年,欧盟内部主要有两件大事:3月29日为英国原计划的正式“脱欧日”,至于能否实现这一计划,最终还要看英国国内各种势力和欧盟层面行为者的双层博弈结果;另一件事则是5月23至26日,欧盟公民将进行第九次欧洲议会选举,当前欧洲各个党派集团剑拔弩张。
近日,法国和意大利两成员国政府闹得不可开交。去年6月,意大利由民粹主义党派五星运动和右翼党派党组成的新内阁宣布上台。近日,意大利副总理迪马约高调会见“黄背心”运动的代表,并公开表示支持“黄背心”运动。法国终于感受到被它国干涉内政的痛楚,法意两国关系亮红灯,无疑不利于欧盟内部的稳定。事件背后,是意大利民粹力量在为即将到来的欧洲议会选举造势。
继英国议会下院于1月中旬否决了此前英国政府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后,在西方媒体中流传着这样一幅颇有深意的宣传画——“多米诺骨牌效应不灵了”。
西方媒体宣传画:“多米诺骨牌效应不灵了”
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来,不少人担心由英国脱欧引起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将会壮大欧盟成员国内部的疑欧势力,最终导致欧盟解体。当前的情况是,那些原本疑欧并想脱欧的国家,如法国、荷兰、丹麦、意大利等,在看到当前英国脱欧乱象以及高额代价后,反而有些望而却步。不过,脱欧谈判了那么久,是否脱、如何脱以及何时脱都仍是未知数,德法双引擎在稳定欧盟局势方面依然面临巨大挑战。
在“北溪2号”项目上,法国认为,俄罗斯将会利用这个项目加剧欧盟内部成员国之间的利益冲突。联想到欧盟和德国担忧中东欧“16+1”合作机制分化欧洲的言论,可见欧盟时常本末倒置,总是习惯性地把责任推给外部,而不深刻反思自身,根本原因不是它国想着要去分化欧盟,而是欧盟内部的制度存在缺陷和分歧。在面对不同事务和国家时,欧盟内部成员国利益呈现多元化不可避免,彼此之间的协商和妥协才是上策。
在崇尚个人利益高于集体利益的西方价值图谱中,若欧盟及其较大的成员国一味苛责其它成员国,奢望欧盟成员国在欧盟集体利益和国家利益出现冲突时,优先顾及欧盟集体利益,而淡化国家利益;或是只顾本国利益忽视它国利益,借推动欧盟一体化的幌子,实现本国利益的最大化,那么欧盟的前景注定堪忧。
(黄颖: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德国,法国,北溪2号,欧盟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